行着的尸

日期:2020-07-31 02:52:52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他是行着的尸。周围人都这样说他。他的眼睛就像怨灵,可是他们不怕他。一直看他的眼睛说,他是鬼,没有魂。但他更像一只狗,丧狗。他不会咬人,所以他们不怕他。    他的眼睛老年化,他的脸庞也像是瘫了,还有手和脚。有人说想要掏出他的心来瞧上一瞧,是否也是一样的老年化,一样的瘫,是否和手和脚一样。    他好像没有生气。    路过的人嘲笑,冲他吐口水,踢他像足球一样,滚来滚去。    他一个人总是嘀咕,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戳瞎他们的眼睛,我要撕烂他们的脸,我要用菜刀剁了他们的手,还有脚。    可是他的嘀咕没有人听到,因为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到。他的嘴嘀咕出来,然后耳朵听到了,然后脑袋听到了,最后他的心也听到了。所有出自他的嘴的声音只有他自己听到。    终于我见到了他,也有幸听到了他的嘀咕。    我见他是在黑夜,他抽着烟,还喝着酒。他的眼睛直勾勾的,阴沉的看着我。我只看了一眼,就怕的不敢再看。为什么他们不怕?    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他。他抽了一口烟,喝了一口酒。接着又直勾勾的,阴沉地看着我。    我惊恐的向四周看了看,忽然多出了很多的人脸。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忽远忽近,远的人脸模糊,近的人脸竟然也是模糊的,我一个也没有看清。    又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可是他还是直勾勾的,阴沉的看着我。为什么他不看他们,却一直看着我?    我的怕又多了一点。我想要喊他。因为我感觉他们的人脸比他的眼睛更可怕。可是我很怕,喊的声音很小,声音也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听到。    我突然又恨起了谁?为什么让我看到他,为什么让他看到我?直勾勾的,阴沉的。也许是恨他,或者他们。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戳瞎他们的眼睛,我要撕了他们的脸,我要用菜刀剁了他们的手,还有脚。    他又嘀咕着。我听的真切,他是对我说的。耳朵听到了,然后脑袋也听到了,最后心也听到了。    后来他抽了一口烟,喝了一口酒,然后走了。    四周的人脸也远了,远到再也看不见了,直到消失。    又一段时间,又看见了他。    他还是直勾勾的,阴沉的看着我。也在嘀咕着。    我没有了起初的惊恐。可是听着他的嘀咕,我感到了烦。    我努力咳嗽了一声,壮着胆问他,你什么时候杀他们?    等长大一些的时候。哼。他冷哼一声说,等着吧。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小,可是我还是听见了。他好像很虚弱,比前一次更阴沉。我说,你真可怜。    他直勾勾的,阴沉的盯着我。他们是尸。他阴沉的说,他们在我眼里已经是死人。我缩了缩脖子,有点冷森。    他抽了一口烟,喝了一口酒。又走了。    后来我经常见到他。    他总是一个人,每次见他都比前一次更虚弱,也更阴沉。    他还是抽着烟,喝着酒。也一直直勾勾,阴沉的看着我。我并不再怕他,因为他可怜。有的时候也恨他,恨他或者他们。    有一次翻到一本书,舒家兄弟。老年化阴沉的眼神。他是这个时代里的舒农。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杀了他们,会不会他也死掉,会不会变成猫。他也像猫,和舒农似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