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称呼二字的分量

日期:2020-07-30 04:00:34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我每天接送孙女上学都要经过一个巷子。    今天早上,是开学的第一天,我们爷孙刚走到巷口,我就和三十年前教过的一个女学生相遇了,迎着她注视的目光,我满怀笑脸主动问好,她也笑着叫了声“老师”就匆匆走开了。一路上,这张笑脸在我的心里变幻更迭,一会儿是她学生时天真烂漫的笑脸,一会儿是她现在有了皱纹略显疲惫而露出苦涩笑容的笑脸,我的心被这张笑脸弄得沉甸甸的,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这个学生姓赵,名字我已经记不起来了,那时我在北郭中学当教师,给她教过语文、社会发展史和法律常识,从初一到初三。我不知道她以后上过高中没有,只知道她现在在县城靠发传单、给一家电脑学校在街头长年招生为业,显然是没有走完读书就业的必要环节。实际上在去年、甚至更早的时候我就和她在这个巷子不期而遇了,看到她在发传单,我愣了一下就匆匆走掉了,不知她认出了我没有,但我的心里希望她别认出我来。以后,每看到她的身影我就离得远远的,避免带给她不必要的尴尬。实际上我感觉到她早已认出了我,她也看到我善意地躲避,只是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我离开教师的岗位已经三十多年了,不论在乡村的小道或在县城的某一角落,都会经常遇见昔日的学生。尽管几十年过去了,他(她)们都已经为人父、为人母了,但他们见了昔日的老师,有些还会和过去一样脸上带着羞涩、热情而尊敬地叫声我“老师”,每逢这种时候,我都会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享受学生们这发自内心的称呼和问候,我也时常庆幸机缘让我从事过这个教书育人的高尚职业。看到学生事业有成,我也会为他们骄傲和自豪,祈祷命运之神时常眷顾我的学生,让他们事事顺心,步步登高;然而更多的时候,看到昔日有些学生衣衫褴褛,衰老早早爬上他们的面容,过着紧紧巴巴日子的样子,我的心里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心痛,不忍和歉疚的情绪便会油然而生,为他们难受,为他们遗憾。他们嘴中称呼“老师”二字,常常会引起我对诸多往事的回忆,多年前的许多缺憾就像皮鞭一样在拷问着我的良心,在他们构建最初人生蓝图和未来基本框架的过程中我究竟做了些什么?我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地方?“老师”二字的分量,有时竟压迫得我久久不能入眠。    随着阅历的增加和人生的积淀,我对教师职业崇高和神圣的认识愈发深刻和成熟。学生时期是孩子们踏向社会谱写未来人生的入口处,学校和教师具有举足轻重的引导、培养、示范作用,成则善其一生,误则毁其一世。我时常玩味“老师”二字的称呼,反省自己德、才、学、识的个人修养,会感到从未有过的沉重。我和天下大多数的老师一样,在年轻气盛的时候往往容易感情用事,拿不住分寸,喜欢学习好的学生。而对学习一般、调皮捣蛋的学生,没有深入地分析他们落后的客观和心理原因,则是“恨铁不成钢”,批评多,鼓励少,缺乏科学理智的职业意识。人与人的智力差别是微乎其微的,人的能力潜质是丰富多彩的,许多优秀的人才,往往在老师的不经意间受到伤害或者抑制,导致心理障碍和人格缺陷而贻误终生。学生在很多时候甚至不公平的要用他们一生为代价替老师的成长和落后的社会教育体制变革支付成本。我现在常想,在个人所能控制的范围能力内,如果我那时候再努力一点,勤奋一点,细致一点,耐心一点,和学生的家长多交流一点,给学生多鼓励关怀一点,有不少学生的前途命运会在我们老师的手上发生巨大地变化,而他们的今天就绝不会是这样。    我明白,我躲避那个姓赵的昔日女学生,与其说是为了让她免受尴尬,倒不如说是我为了自己的心理安宁和平衡,内心深处的那份责任感和同情心,使我实在惶恐于承受她对我那犹如千钧重般的一声称呼---老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